自言自语,只讲梦话

[思考]a class from Dr. Stuart Scott

Dr.Scott 任教於劍橋大學,研究綠能、再生能源方向。其實我不明白,我們幾個小屁孩,何得以讓他屈才為我們講解綠能與再生能源的根源與前景。聽課只聽七分懂,稍微有點七分懂的筆記,卻已經叫我唏噓不已。


一、現實根源:能源只是一門政治化的學科

    比起"哪種能源最持久"、"哪種能源最經濟"、"哪種能源碳排放最少"等議題,國家乃至政黨選擇建設發電廠的時候,對於其政治傾向和短期利益可能更加看重。英國,產煤大國,今日仍有煤礦蘊藏,國內依靠媒能源...

落叶 0630

MURMUR一下最近看過火速更迭的創造101,偶像練習生,一款熱門綜藝上來帶火一批人,下一步綜藝就再火另外一批,世足賽來了於是人們又一窩蜂捧起這個那個隊伍。
看得有點倦怠,有點噁心。
我記得前陣子公眾號還全都是劉昊然、四字弟弟,一個多月前是蔡徐坤跟范承承﹔這個月是YCY跟王菊、山支大哥;本周是世足賽,一段時間內,朋友圈跟空間全是同一種主題,看的不僅僅是膩味,簡直想吐。
“球麼不懂的,人麼不認識幾個,賭麼狂賭”誰下的評註,熱點新聞不就是如此,誰都不瞭解,誰都想參上一腳。

也許我應該更客觀一點點,對他們都花更多時間才能中肯的對這些爆火的新星作評價,但我覺得我時間很少了,我要充實一點知...

About 跟風


關於我最看不起鈞的一點,總是跟著朋友來去。為了他開始玩OVERWATCH,嘴吧上這樣說,但其實我在16年遊戲剛剛開始銷售時,就被公車上的TRACER吸引住眼光了。一度以為她是男生,喜歡那個人物喜歡的不得了,只是不敢也不會接觸各種遊戲。

我只是沒想到開始玩遊戲的三個月內,原來跟我一起玩得鈞還有其他男生都消失了,被更火爆的 PUBG吸引住注意力。如果真覺得好玩也沒甚麼吧,但說到底只是因為人緣最好的那個男生開始玩這個遊戲,鈞就屁顛屁顛過去了。
突然剩下我一個人,我們這個社交圈一度多到六黑車都塞不下的玩家,突然剩下我和一兩個偶爾上線的帳號,有點寂寞,但是不會放手。從遊戲優化程度、背景故事、遊戲美工到射...

The shape of water


一群可悲的小人一起上演的童話故事。傻子女主角;不明人事的海底生物;良善的、掙扎的科學家;被時代淘汰的畫師;人傻槍剛的管理者;不被重視的黑人婦女。
可能是個我無法理解的愛情故事,可能因為我太吵鬧,我無法不叫嚷著愛,所以不理解一朝無法明白對方想法,要如何談戀愛;就像你跟一隻烏龜、一隻鱷魚交流那樣痛苦且困難才對吧。

落葉

0527
我發現我似乎越來越暴躁,好像我的稜稜角角和這個世界無法融為一體。
我和學妹一起去逛了湖濱銀泰,繁華的地區,H and M的試衣間在周末大排長龍,我和小賈一人帶著兩件衣服走進隊伍,緊跟在我屁股後面的男人,卻突兀地繞過我們,逕直走到隊伍前端,若無其事的站在最前端。我本來以為他是找人、放東西,但他只是默默站進隊列裡。我沉默一下,等他後面的男士戳戳他,提醒他隊伍末尾在我這裡,但沒有,排隊的兩男一女(小賈)沒有人說一句話。
「先生,不好意思,您是要等人嗎?」
「如果不是的話,排隊尾在這裡,我們都在排隊。」
我應該慶幸他沒敢叫囂回來,因為論吵架,我從來只吵贏過鈞鈞。他不爽的踱到隊伍尾吧,然後憤怒...

[BLADE RUNNER 2049]
“你們是由四個字母構成的,而構成我的只有0和1”
想哭的故事,心疼的故事。電影的基調之沉重,整部電影過程我無數次想要越過屏幕對K呢喃,這個世界沒有綠草和生物,沒有活著的樹,沒有陽光和星辰,不值得留戀的。生活的一切都那麼....先進又破舊,追尋的事物彷彿至關重要,對K的日子彷彿又毫無相關,他完成任務、他進食療傷、他探究、他死去。謝謝導演讓他死去,讓Luv死去,活在殘忍的世界上真的過份荒唐。
K,作為複製人,曾經在幾個日子裡成為Joe,人類的他死去了複製人的他似乎也死去了。我喜歡K獲知"someone lived this memory”那瞬間的反應,他...

[Never Let Me Go]
遇上這本書是這樣的,上周管理課下課,我窩在位子上滑手機,忽然“啪”一聲書本被狠狠摔在我桌上,我整個驚得彈了起來。
“我在亞馬遜買了這本書,發現是繁體的,我看不懂,給你吧”一丹的大眼睛從她刷過睫毛膏的眼簾下看過來。我們平時不特別常講話,我縮著,唯唯諾諾的應答、道謝。
-
這應該是很溫柔的故事吧,可惜我不是溫柔與細緻的人,所以陪著主角絮絮叨叨的說完了她的故事,只嘆情節拖沓,卻都沒能有所觸動。
不是很奇幻的書,懸疑的成分大卻沒有結果,沒有高談闊論的對錯,就是平平淡淡的愛與道別。我只是難過湯米最後心繫的“畫廊理論”之荒唐,是不是太絕望所以把希望繫在這種飄渺的謠言上。複製人...

[札記] shooting star

一直忘不掉,我在語言學校那個月,老師在課堂上要我們列出快樂是什麼。

一個台灣人寫了: 吃宵夜,和朋友逛街
一個韓國人寫了:中頭彩,吃頓大餐
不外乎那幾個,最後唸出happiness的是個日本人,他說,用日本人慣有的彆扭口音。

Happiness 是看到了流星;是找到一片幸運草。

那個瞬間我突然又相信,詩人是可以存在這個冷漠的世界上的。

[電影]
READY PLAYER ONE
喜歡那個世界,不論是有虛擬空間給我們逃避的未來,還是雲端的 Oasis 。

我覺得現實不是一定重要的,Oasis 很好阿,我們,胖的欸的黑的醜的,重新站在平等的起點,讓人穿透現實的標籤,看到你想要呈現的自己。如果未來是那樣的話。

打動我的最終不是愛情,不是成功的面基,無關遊戲創作者的用心還是人物曲曲折折的內心,更不是顯得拙劣的劇情轉折或是主角光環。

我只是單純的喜歡那片百無禁忌的虛擬世界而已,可以用美好的強悍的外表去愛;去飛翔飆車或潛泳;去成為無所不能。

[札記]
以後我們約會,兩本書,兩個舒適的位置。
-
我覺得最好的假日,在清晨悠悠醒來吧,在小小的廚房弄簡單的早午餐,下午我們閒步到書店,兩杯咖啡,兩本書,兩個宇宙。晚餐是豐盛而歡快的,必須要一部電影,然後和愛人狠狠的滾床單,最後在對方耳邊絮絮叨叨直到睡著。

1 / 2

© 允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